404 Not Found

时间:2021-09-05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演艺圈中不乏背井离乡在外打拼的杭州人,他们或在杭州出生成长,或曾在杭州工作生活多年。说起杭州,他们的语调无一例外地柔和,他们的表情无一例外地心驰神往 本报今起推出杭

  演艺圈中不乏背井离乡在外打拼的“杭州人”,他们或在杭州出生成长,或曾在杭州工作生活多年。说起杭州,他们的语调无一例外地柔和,他们的表情无一例外地心驰神往……

  本报今起推出“杭州星愿”计划,独家专访这些从杭州走出去的演艺明星,让他们说出深藏心底的杭州是什么样的,也请读者来帮这些明星老乡完成一个跟家乡有关的愿望。另外,你最关心哪位从杭州走出去的明星,也可以给我们发来建议,“杭州星愿”计划将会帮你了解他们的乡愿是什么。

  1998年,宁波女孩童蕾以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委培生的身份入读浙江省艺校,虽然在杭州只呆了两年多的时间,但这座城市的角角落落,她几乎跑遍了。

  跟童蕾聊起杭州的时候,她正在贵阳拍摄新剧《绝地逢生》,剧中她第一次扮演一个少数民族女孩;去贵阳之前,她刚在四川地震灾区拍完《震撼世界的7日》,在北京仅仅调整了两天,她就匆匆进入新剧组……这种忙碌对于现在的童蕾再正常不过,如今她有个新头衔——“八点档女王”,意即许多黄金时段电视剧都是由其主演的。童蕾说,事业顺风顺水,一半靠运气一半靠勤奋,而杭州正是她艺术之路的开端。

  实际上,第一次到杭州时的童蕾,面对当时不太时髦不太现代的杭州城稍有失望:“那时好像只有武林广场一带有些高房子,年纪还小的我一下子体会不了‘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’的含义。”后来生活稳定下来了,童蕾给自己买了辆小小的自行车,一到节假日就骑着车去西湖边兜圈,特别到了三四月份,骑车在桃花盛开的湖边晃悠,对童蕾来说是这辈子最惬意的事。“慢慢地,杭州越来越吸引我!”因为风景太美,童蕾总是选择一个人去看,“我总觉得人一多,那种氛围就会破坏掉。”

  也因为杭州这座城市太安逸了,对外部世界有强烈探求欲望的童蕾选择于两年后报考上海戏剧学院,在小百花越剧团练就的表演功底让她一试即中。毕业后不久的童蕾接拍了让她一炮而红的《亮剑》,之后,片约纷至沓来——《青春之歌》《狼毒花》《记忆之城》直到最近播出的《谁懂我的心》,每部戏里,她都是女一号……

  杭州人实在太幸福了,整个城市就是一座大花园,想看风景走路去就行了。因为工作关系,去杭州的机会不多了,上次回杭州是做一部电视剧的宣传,可第二天就走了,也没时间出去转转。如果有可能的话,我很想回杭州拍一部戏,再在杭州住上一段时间,看看现在的杭州是不是又会给我新感觉。

  还有一样东西是我特别惦记的,就是杭州的“桂花糖藕”。虽然在国内其他城市也能吃到这道菜,但只有杭州的“桂花糖藕”才有那种独特的甘香和软糯,就算是普通小店做的一样很有水准。为什么只有杭州的有这种入口即化的口感呢?“桂花糖藕”的发源地应该也是在杭州,我很想知道关于它的故事。

  那时还在艺校念书,是个学生。有一天,学校组织我们去浙江电视台参加演出。因为忙别的事,我掉队了,赶紧打了一辆出租车往电视台赶,一路上传呼机不停地响,我也急得满脸通红。到了门口,一路上一直帮我尽快赶路的司机师傅对我说:“姑娘儿,你赶紧进去吧!”我想掏钱给他,他却说:“去吧,去吧,别掏了,工作要紧!”我当时特别意外也特别感激,向他道了声谢就赶紧往台里跑,那件事让我一直感动到今天。

  在杭州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比较和谐、比较温情,也比较团结。我感觉杭州人是属于那种外冷内热的类型,虽然平时不会表达很浓烈的情感,但在别人有困难的时候,他们会用不刻意的方法去帮人一把。不过从另一方面讲,杭州人也挺有优越感的,可能跟他们所处的生活环境有关,就算不是很有钱,他们也能生活得很好。

  杭州女孩相对最综合,相比宁波女孩的吃苦耐劳、上海女孩的脑子清楚和北京女孩的大大咧咧,可能更含蓄一点,爱幻想一点。

  杭州菜味道不重,却很鲜,特别喜欢。最喜欢点的菜有笋干老鸭煲、炒三丝,还有那种用油条炒锅巴的菜,虽然我现在已经叫不出名字了,但还清楚记得那个味道。桂花糖藕当然是最爱了。在杭州时,我并不喜欢去大饭店吃饭,小馆子更符合我的口味,那时最常去的店叫“名门”(不知道现在这家店还在不在?如果在的话,味道是不是还和从前一样呢?)。

  你可以通过短信方式(移动用户发送至,联通用户发送至106215553,格式:N+空格+内容)来和童蕾聊聊,也可以将照片和故事发送到我们的电子邮箱(。

  十七八岁正是女孩们确定自己审美观的重要年龄,这段最美的岁月,童蕾是在杭州度过的。那时候的童蕾,除了喜欢在西湖边绕圈,最喜欢去的地方还有九溪十八涧,“那里有段有水有石子的路,我特别喜欢,光脚踩在上面别提多舒服了。”去云栖竹径看竹、去植物园赏梅、去茶叶博物馆喝茶吃农家饭,和艺校的小伙伴们一起爬老和山、喝虎跑水……这些都是深深刻在童蕾脑中的印记。看惯杭州这种清新雅致风景的童蕾,在日后的角色选择中也偏爱此类较为脱俗的人物,那种太俗太艳的造型和角色都不是她中意的。

  至于如今“八点档女王”的头衔,童蕾坦言也都是意料之外的事:“就像当年去考上戏一样,我当时的想法是,能考上当然最好,考不上在杭州待着也不错。”正是抱着这种不强求的心态,童蕾反而屡战屡胜,“其实现在我也没觉得自己红了,只是恰巧前段时间拍的戏在同一时段播了而已。”